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第33期 -> 品牌空间
艰难前行
对任何事而言,限制最大的永远是人们的思想,当想法确定下来,实践的脚步马上便可随之跟上,哪怕是艰难前行。
  2009年12月

    “本来有环境组织邀请我们去哥本哈根环境峰会做观察员,但讨论之后感觉即便前往会议现场,象征意义大过实际意义,还是留在国内‘观察’吧。”刚刚从第二届海峡两岸环境教育论坛回京的远洋之帆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段涛向记者解释说:“第二届海峡两岸环境教育论坛虽然远不如哥本哈根会议那样引人瞩目,但在这届大会上,我们看到了海峡两岸、港澳台和大陆四地不同职业、不同身份的人,在为环境改善所作的努力,这比哥本哈根会议各国各自为利益博弈导致令人失望的结果要让人感觉温暖很多。”

    段涛谈到的第二届海峡两岸环境教育论坛是由中华环境教育学会(台湾)主办,中国环境科学学会、香港中文大学教育学院、香港中文大学大学与学校伙伴关系中心协办的大型环境论坛,今年116日在台湾台北市立教育大学开幕。这个论坛自去年在香港成功召开后,以每年一届的方式,旨在建立两岸四地环境教育学者及核心人员的交流平台,透过促进两岸交流和经验分享,共同为推动环境保护和环境教育而努力。论坛虽然淡化了政府主导的色彩,以民间交流的方式召开,但由于两岸四地众多环保部门政府官员的加入,分量十足。

    远洋地产因为在倡导绿色建筑和长期坚持老旧社区改造的环保公益项目,作为唯一一家企业代表被组委会邀请前往台湾作主题演讲。段涛的演讲以远洋地产持续多年开展的“老社区,新绿色”环保公益项目为基点,探讨企业在发展过程中如何限制自身的逐利性格,如何使企业利益和公众利益保持一致,如何通过员工的环境教育、责任教育让企业得以长远发展,如何通过环保活动的开展让普通百姓感受到环境保护的重要,并进而创造出企业与社区和谐发展的商业生态模式,如何藉此环保活动开展企业对公众、公民环保宣传教育的有益探索,并逐步发展成为环保宣传教育体系中不可或缺的一个组成部分。她的演讲获得大会的普遍肯定,与会的环境专家和学者们认为,一家地产公司能够站在社会的角度对自身的企业行为进行观察和批判,并努力站在公众的立场开展环保公益实践,这种理论和实践具有相当的学术价值和广泛的社会意义。

    “这次参观的台湾学校和社区的环境技术与我们在社区中应用的水平相当,但两岸公民环境意识差距明显。”段涛举了一个小例子,这次两岸环境教育论坛开始的时候,大陆的与会者对主办方没有准备瓶装水很不习惯。然而台湾方面则对大陆老师们索要瓶装水的要求很不理解,因为这样既增加了制造瓶装水的碳排放,又制造了垃圾。最终主办方提供了瓶装水,并一再叮嘱,不要把瓶子扔掉了。因为在台湾,不论你在哪,都可以用自己的水杯打到干净的饮用水。再如整个环境论坛都没有租团队车,而是组织大家乘坐“捷运”等公共交通方式。台湾方面,无论是官员还是大学教授们都习以为常,但大陆的同仁们总体会感觉主办方过于精打细算,不够大气。段涛认为,在现阶段,环保的话题虽然热,但是整个中国社会的实际动作还远远不能令人满意,因此环境教育还依然任重道远。

    远洋地产主办的“老社区,新绿色”环保公益行动自20067月开启以来,一直坚持到今天。活动已经在80多个社区或学校开展了基于水资源多渠道利用和节约、乡土植物栽种推广、可再生资源利用和节能减排为主题的环保改善或改造,据不完全统计,共有2000万人因活动受益。段涛回忆,2006年活动刚开展的时候,老百姓都不相信会有免费改造这样天上掉馅饼的好事。随着一个个社区下雨就积水,雨天一身土的陈旧地面被铺设上了透水砖,裸露的黄土栽种上了大片的月季花,没有人再质疑此活动是企业在做秀,老百姓从冷眼观望变为了热情地积极参与各项社区改造活动,实实在在的改造项目居然也起到了带动居民提高环境意识的教育效果。

    令段涛整个团队感到困惑的问题并不是社区居民的参与是否越发热情,他们希望更多的人加入环保的队伍,但更关注活动对远洋地产内部究竟产生了多大影响。“改造社区和参与方反馈的意见表明,我们在环保圈中的影响力已经很大,不少NGO都要参考‘老社区,新绿色’的环保模式开展活动。”组委会的活动主管夏军很自信地对记者说。但他同时表示,远洋地产内部在环境问题上还可以有更多作为。

    2006年“老社区,新绿色”环保公益行动启动仪式之后,远洋地产的总裁李明接受采访时表示,公益行动一方面可以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尽到远洋地产的社会公民义务。但他更看重的问题是,环保活动能否影响到每一位企业的员工,让员工通过公益活动,站在社会的立场思考自己的工作,将环境保护的理念带入到产品的研发当中,最终使员工、客户、企业甚至社会多方受益。

    也就在这个时候,段涛的团队受命利用公益活动能够教育广大员工,力求让员工们站在社会立场思考工作,诸如各区域及项目公司的负责人、设计师、工程师们正是他们努力影响的目标。由于房地产开发涉及一个产业链的全链条,开发、设计、建造、营销、使用、服务,哪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是对环境的损害。在建筑能耗占据全社会40%能耗比例的时候,房地产行业是否能竭尽所能,降低对环境的影响,决定了整个国家环境目标实践的成败。

    在“老社区,新绿色”活动开展三年后的2009年,远洋地产在原规划设计部的基础上成立了“研发中心”,与产品设计、制造监控、客户反馈相关的部门一并迁入新址办公。公司一方面希望研发中心能够整合集团资源,为产品的标准化奠定基础,提高产品品质;另一方面希望研发中心在绿色建筑方面有所建树,在绿色技术推广方面更有力度,他们给这座新的办公楼起名叫“远见楼”。

    段涛在电脑中打开一份PPT给记者看,那是远洋地产在大连开发的“远洋红星海世界观”项目采用的环保技术分析报告。这份报告是公司在项目应用环保技术的一份较新的成果,可以说是这些年远洋在内外部实践环保理念的一次集成汇总。通过合理规划,这座占地112公顷、总建筑面积达到180万平方米的大型海滨项目,不仅没有像传统开发模式那样破坏当地环境,而且有可能因为其在项目中运用的大量环保技术成为建设部的“绿色建筑示范工程”。项目的最大特点就是综合运用了可再生资源技术,在不增加使用成本的基础上,达到了节能减排的效果。

    红星海世界观项目再生能源利用工程总投资额约为1.7亿元人民币,通过风力发电子系统、太阳能发电系统、光导管照明子系统、太阳能照明及风光互补照明子系统、建筑一体化太阳能热水子系统、微电网控制子系统、中水回收及污水处理等这些系统集成模式,让整个项目再生能源系统的建设每年可以节约用电8701344度,折合成标准煤3393.52吨。也就是说,可以减少二氧化碳排放9571.48吨,减少二氧化硫排放108.96吨,年节约淡水资源36096吨。

    面对公司取得的进步,规划设计部的总经理王立昕却依然一再婉拒记者的访问。她认为,远洋地产虽然在所有的产品中都力图推广绿色建筑技术,有一些得到了同行的肯定,另一些节能手段则受到了政府部门的嘉奖并开始在全社会强制推广。但总体而言,远洋地产在绿色建筑体系方面的构建还远远不够,没有从技术应用的点拓展到面。

    就王立昕个人的经验而言,这位留学英国、主修生态建筑的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对生态建筑本身有很深的理解。王立昕说,她在英国学了几年生态建筑,归国的时候,感觉很茫然,好像学到的这个专业在中国没有用武之地。然而情况在短短几年内发生了变化,人们越发对绿色、生态建筑开始关注。作为建筑设计师,王立昕的设计团队开始在自己能够影响的范围内,做一些关于绿色、环境方面的努力。但同时承认环保问题与整个社会所处的发展阶段关系密切,如果整个社会发展的水平没有达到这个阶段,某一个领域很难影响大局。设计师们将建筑分为高技生态和低技生态。高技生态例如福斯特的某些建筑,先期投入非常高,但是后期运行会为社会节约资源,对社会有贡献,能够节省使用者的维护成本。中国的现实情况是,开发建设者的前期投入能否在市场中获利,环境的效益能否让开发建设者直接受益。作为市场化的开发企业,远洋地产需要权衡社会效益和企业经济效益。在今天经济发展的现实情况下,考虑经济因素胜过环境因素。

    尽管所有的人都认为在短期内让远洋的产品达到高技生态是困难甚至不可能的,但远洋地产内部已达成共识,他们找到了和其他地产公司在产品方面的显著区别,关注点正是教育和环保——一方面确保每个远洋地产的大型地产项目都能有良好的教育配套,另一方面要产品具有显著的环保特色,这两点都是有关“未来”的目标。

    哥本哈根会议的结果令人沮丧,但会议又唤起了人们关注环境问题的注意力,这对“老社区,新绿色”环保公益行动和远洋地产来说都是个机遇。段涛的团队正在谋划2010年“老社区,新绿色”活动发展方向。所有的人都认为用简单易行的方法改造老旧社区,带动居民环保是正确的思路,但每个人都希望做得更多。项目团队的一些成员提出,能否利用公司在设计、工程管理方面的优势,集合活动凝聚的专家资源,改造一座老旧的居民楼,让这座居民楼成为一座高技生态建筑,甚至达到零碳排放的目标。这种想法自然受到了项目组技术能力和资金的制约,但对任何事而言,限制最大的永远是人们的思想,当想法确定下来,实践的脚步马上便可随之跟上,哪怕是艰难前行。

 
远洋地产出品 Copyright © 2008 Sino-Ocean Land Holdings Limited ICP:05051870
网站地图  |  版权信息  |  联系与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