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第42期 -> 谈房论市
城市是文化的容器——装饰艺术(Art Deco)浪潮回归
艾高阳 迈克尔•斯卡平克  2011年6月

一个标志性的建筑不仅是一定时期城市文化的沉淀,也是一个城市特有的风貌,甚至于如同上海的万国建筑群一般,能够成为一个城市的象征。

      在上世纪30年代初,法国兴起了一种Art Deco(装饰艺术)的建筑风格,并在随后作为一种潮流迅速传遍欧美。上海作为当时的远东第一大城市,也很快领风气之先,十里洋场上先后竖起了很多装饰艺术建筑,位于上海市南京路步行街旁的扬子饭店便是其中的代表性建筑之一,至今已有近80年的历史。
      在老上海的社交中,扬子饭店有着不可或缺的地位,那首著名的《玫瑰玫瑰我爱你》就是从它的扬子弹簧舞厅声名远播。而歌星阮玲玉也在那里度过了生命的最后时光。如今,经过重新装修设计的扬子饭店变身为上海朗廷扬子精品酒店,不仅贯彻了装饰艺术的设计风格,还完美融合了老上海浓重典雅的小资风情,在喧嚣的闹市区中,独享了一份十里洋场新派的中西融合。
      什么最能代表上海?是30年代的怀旧城市还是带有一点没落欧洲感觉的建筑?其实还是Art Deco最能代表上海。有人说,21世纪建筑艺术上最主要的革命都是发生在视觉领域的。的确如此,在如今这个可视化的世界里,城市文化的光怪陆离正在被建筑设计师们用贯通中西的图形、图画和图案等尽情地大肆渲染,逐渐成为城市文化的符号,也一步步征服着大众的审美认知。而装饰艺术在上海呈现出了一种生活风格,一个和古典传统中国大相径庭的新时代。而酒店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作为中西文化碰撞的一个结合点,同时也是一个经营活动的载体,无论在建筑造型、内部装修、外部彩饰等方面都更能体现出一个城市在文化方面的贯通与融合。正如美国城市建筑学家刘易斯•芒福德所言:“城市是文化的容器。”因为她所承载的不仅仅是建筑艺术,也是不同时代的社会文化、历史文化、民族文化、地域文化,甚至政治文化。所以,一个标志性的建筑不仅是一定时期城市文化的沉淀,也是一个城市特有的风貌,甚至于如同上海的万国建筑群一般,能够成为一个城市的象征。

保护好这段传奇的过去

      《远洋天空》:酒店行业是一个融汇东西的行业,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更需要融入不同的区域文化。作为一名来自国外的管理者,您认为装饰艺术在与上海区域文化的融合中最吸引人的地方是什么?
      Henk Meyknecht:酒店,要欢迎来自各个国家的客人,并为其提供舒适和安心,因此各国文化必将融汇于其中。上海朗廷扬子精品酒店是一个保留了历史复古老建筑的奢华精品酒店,在这里就可以领略到活生生的装饰艺术设计。
      穿梭回30年代的上海,强烈的欧洲元素,让上海拥有了悠久丰富的文化。尽管市中心的浦西地区很私密,但上海是一个拥有2千2百万人口的大城市。拥有完备组织的交通系统,引以为傲的高质量酒店、餐厅、购物中心,以及高度发展的夜生活。从文化层面来看,上海这座城市提供了各种不同的剧院、博物馆和老社区。因此在管理这个拥有独特历史的酒店的时候,我会有强烈的责任感,去好好保护这段传奇的过去和这个独一无二的故事。
      在上海,装饰艺术这种设计风格,与这座城市黄金时代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在2007、2008年酒店翻新重建时,装饰艺术被完美保持。酒店设计旨在引领每一位顾客重回30年代装饰艺术风格的黄金巅峰时刻,因此在翻新重建时保留许多细节,包括大堂的装饰艺术玻璃天顶以及通往酒店顶级粤餐厅唐阁的旋梯的细节设计。


      《远洋天空》:“扬子饭店”是一座有着近80多年历史的老式建筑,在兼顾原有装饰艺术的同时,朗廷扬子酒店着重在哪些方面来重现“旧上海”文化中的沪上小资情调?您又如何看待这种古典与现代的融合?
      Henk Meyknecht:复古装饰艺术和现代设计的结合,我们称之为装饰艺术之美。设计师Duncan & Miller & Ullmann在酒店翻新重建之时,融合摩登与时尚为酒店重新创造了装饰艺术风格。所以您可以在酒店这个极具历史性的环境中看到许多现代摩登元素,比如灯光设计及一家现代的日餐厅等。我认为,正是这种装饰艺术风格和现代摩登设计的大胆融合创造出了具有独特设计感的酒店。
      作为酒店的总经理,我有义务在管理这家特殊的顶级奢华酒店之时,去关注这些装饰艺术的细节,并聚焦于为顾客提供高品质的服务水准。以大堂内的铜像为例,这尊铜像是为阮玲玉等当时沪上名媛争相定制旗袍款式的缩影,装饰艺术风格的铜质盘扣等细节,彰显出旧上海名媛高贵的气质,安置在透明玻璃上,刻画出女人柔情似水的一面。
      不仅如此,在酒店的走廊内用旧上海流行的艺术摇扇和不同设计的艺术手包等作为装饰,再现了一个时代装饰艺术的印记。在1930年,这些都是上流名媛们的必备之选。


      《远洋天空》:从您任职其他酒店的经历来看,您认为中西建筑在建筑风格上的这种碰撞与融合体现在朗廷扬子精品酒店内,有什么突出表现?
      Henk Meyknecht:在设计朗廷扬子精品酒店的时候,我们同时邀请了中西建筑师。这些建筑师都是活跃于伦敦、悉尼、东京和纽约等地,紧随时尚趋势、见多识广的专业建筑师。他们将这些时尚趋势演绎成当代的设计元素。但我必须承认,大多数的西方设计师在最流行的科技技术概念上理解颇深,比如灯光系统,环境系统以及其他机械电子系统,而这些恰恰是设计建筑一个酒店最复杂的层面。而中国的设计师则在当地设计理念上擅长,在他们的设计中显露了在历史和文化上极高的理解。
      从装饰艺术来说,酒店内部的装饰艺术细节无处不在,就连通往唐阁餐厅的旋梯、门把甚至于天顶上都有装饰艺术的影子。

故事与传奇

昏暗的上海弄堂走出过许多艺术家,同时又承载着一代人的艺术之梦,是许多艺术作品的灵感来源

新女性阮玲玉

      扬子饭店曾是老上海影星们最喜爱的社交场所,最有名的当属美丽动人却红颜薄命的阮玲玉。
      24岁年轻影后的悲惨人生以及与《新女性》影片离奇相似的经历引起了老上海人无限的遐想。
      当时上海电影制片厂堪称中国的好莱坞,而阮玲玉就是联华影业众多知名影星中的一位。她的影片《神女》(1934年)无疑是中国电影史无声电影的巅峰之作。同年,扬子饭店开业,随即阮玲玉与酒店少东唐季珊邂逅并坠入爱河。当时她的第一任丈夫起诉并要求赔偿的新闻被报章传的沸沸扬扬。而阮玲玉的新电影《新女性》上映后,这段绯闻更加闹的满城风雨。影片诉说了一位年轻、有文化的女性因为遭受到残酷社会的恶意诽谤,引起了社会的非议。与此同时,阮玲玉与情人唐季珊的关系也逐渐恶化。
      1953年3月7日,阮玲玉依旧在她喜爱的扬子舞厅跳舞。之后她回到家,在服用了大量的安眠药并留下“人言可畏”的遗言来抨击报刊杂志的恶言恶语后与世长辞。现在有专家认为,此遗书实际上是唐季珊刻意伪造的。

扬子之花——“银嗓子”姚莉

      传说中的“银嗓子”姚莉是扬子饭店的驻场歌手。她将自己尖细娇嫩的歌唱风格完美地柔和到《玫瑰玫瑰我爱你》一曲中,这首歌成为了她的成名曲。对于许多上海人来说,她在1940年录制的唱片很好地抓住了老上海的怀旧之情。不仅如此,她正是在扬子饭店遇见了她的丈夫,潇洒不凡的酒店少董,也就是当时酒店董事及副总经理黄志坚的儿子黄保罗。

黎锦晖和他的清风舞乐队

      清风舞乐队由中国流行乐之父黎锦晖率领。黎锦晖是一名民族主义者、教育家以及谱写了众多爱国主义歌曲的作曲家。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曲作者聂耳是他的门生。
      这个中文乐队受到当时臭名昭著的青帮老大、爵士乐发烧友杜月笙的邀请,进入扬子饭店表演。在主唱徐来的带领下,清风舞乐队演绎着黎式的汉化爵士,既有中国京剧与民歌的精华,也汲取了黎锦晖在美国跟随爵士乐大师克莱顿两年的学习成果。
      他的音乐具有革新意识,更令人感到震惊的是,他创造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海派爵士风格。凭借杜月笙与青帮的势力,黎锦晖的清风舞乐队在经济萧条的30年代中依旧保持流行,而同时期同区域的许多商业和歌舞厅已经被迫停业了。

 
远洋地产出品 Copyright © 2008 Sino-Ocean Land Holdings Limited ICP:05051870
网站地图  |  版权信息  |  联系与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