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第43期 -> 谈房论市
年轻人为何不满现状
马丁•沃尔夫  2011年8月

一些国家的挑战是年轻人过多;另一些国家的挑战是年轻人过少。但在年轻人数量超过老年人的国家,年轻人可以指望通过投票箱为自己争取到更好的命运。

    在突尼斯和埃及,年轻人正在反抗年老的统治者。在英国,年轻人正在反抗学费上涨。这些年轻人有什么共同之处?正如英国高等教育大臣大卫•维莱茨(David Willetts)在去年出版的一本书中所称的那样,他们都在被“压榨”——尽管各自被“压榨”的方式有所不同。
    一些国家的挑战是年轻人过多;另一些国家的挑战是年轻人过少。但在年轻人数量超过老年人的国家,年轻人可以指望通过投票箱为自己争取到更好的命运。而在老年人数量超过年轻人的国家,老年人可以利用投票箱为自己捞取好处。这两种情况下,破坏稳定的强大力量都在发挥作用,为一些人带来机遇,为另一些人带来失望。
    人口构成决定命运。人类前途正掌控在三个深刻变化手中:首先,即将成年的青少年人口比例要比以往高得多;其次,生育率较以往大幅下降;最后,成年人的寿命比以往长得多。这些变化正在世界各国陆续上演。第一个变化提高了年轻人在人口中的比例。第二个变化的影响正相反,它减少了年轻人在人口中的比例。第三个变化继而提高了高龄老人在人口中的比例。上述整个过程的影响是先让总人口出现增长,随后又让总人口出现萎缩。

    我们来对比一下埃及和英国。1954年,英国人的预期寿命是70岁,0到5岁婴幼儿死亡率是30‰。同一年,埃及人的预期寿命是44岁,婴幼儿死亡率是令人瞠目结舌的353‰。时间快进至2009年,英国人的预期寿命升至80岁,婴幼儿死亡率降至5.5‰。而埃及人的预期寿命升至70岁,婴儿死亡率降至21‰——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变化。同一期间的生育率数字变化同样引人注目:英国从2.3降至1.8,埃及从6.5降至2.8。在伊朗,生育率甚至下降得更厉害——从7.0降至1.8。
    这些变化是革命性的,而且发展中国家的变化速度远远超过老气横秋的发达国家。最重要的是,这些都是令人高兴的进展:人们不用担心早亡;父母不用眼睁睁地看着子女夭折;女性也不用没完没了地生孩子。
    此类巨大变化总是会带来严重的社会动荡。许多发展中国家正处于人口结构转型的初期阶段。这意味着,这些国家的年轻人数量高于之前的预期;即使是在距今不远的1985年,埃及的妈妈们还平均生有6个孩子。与此同时,高收入国家正进入人口结构转型的最后阶段。这些国家的婴儿潮一代正在变老,而可以赡养他们的年轻人的数量却比以前少了。
    2011年,埃及将有一半人口不到25岁;36%的人口将在15岁到35岁之间——这个年龄段的满腹怨言的年轻人正在不顾一切地寻找工作,最低目标是希望过上正常的家庭生活。与此同时,英国的生育率已有太长时间位于2左右,只有31%的人口不到25岁,而有35%的人口超过了50岁(埃及的这一比例只有15%)。
    因此,中老年人操纵了英国的政治经济生活,使之有利于自己:这就是为什么英国的住房或教育财政政策会对年轻人不利。在埃及,年轻人可以轻而易举地通过投票击败老年人。因此,民主革命背后的推动力量应该会把更多权力转移到年轻人手里。埃及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受到占人口多数的年轻人冲击的发展中国家——这些年轻人富有理想,同时对社会感到失望。
    上述情况有朝一日也会成为历史。按照目前的趋势,2040年的埃及将更像今天的英国。美国人口统计局(US Census Bureau)数据显示,届时26%的埃及人将超过50岁。不过英国的这一比例也会继续上升:届时41%的英国人可能超过50岁。
    未来将是老年社会。今天的高收入国家,未来老年人口比例将非常高。实际上,某些发达国家的老年人口比例可能比英国更高:预计到2040年时,意大利将有50%的人口超过50岁,80岁以上人口的比例将高达9%。
    正如莎士比亚笔下的米兰达可能回应的那样:啊,美丽的老世界!有这样的老人在里头!对那些年轻人占人口多数的国家来说,迫在眉睫的挑战在于,要创造一个充满活力的经济,让年轻人有望拥有收入丰厚的工作。与此同时,在高收入国家,老年人必须要延长自己原先预期的工作年限,同时不要让年轻人认为他们似乎永远得不到机会,这些国家还必须在人口老龄化之际平衡财政状况。
    在上述两类国家,老年人肯定都会听到年轻人喊叫:“这不公平。”无疑,年轻人的抱怨是对的。这从来都不会公平。但年轻人应该记住,最终赢得胜利的将是他们。这仅仅是时间问题——只不过要更久一些。
(FT中文网授权刊载)
 
远洋地产出品 Copyright © 2008 Sino-Ocean Land Holdings Limited ICP:05051870
网站地图  |  版权信息  |  联系与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