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第43期 -> 时空纪事
走向荒野的哲学家
月月鸟  2011年8月
    我们的作者是一位走向荒野的哲学家。霍尔姆斯•罗尔斯顿教授最初学习的是物理学,他认为物理是一门关于最基本的自然的科学。物理学家在极小和极大的范围内以微观物理学和天体物理学探索自然,又从这些范围的科学发现中概括出宇宙论。物理学除了让人们认识这个世界的构成,同时给予我们改造世界的力量。但当面对宇宙星空和量子论的微观机制,作者感受到了迷失,纵横200亿光年的宇宙之中,地球不过是一粒尘埃。罗尔斯顿在星空中迷失,在力学的世界中迷失,在这种迷失中,他前往弗吉尼亚的联合神学院学习神学。在物理学、生物学、神学多种思维方式的簇拥下,罗尔斯顿发现世界上不存在创造物,也不存在造物者,唯一存在的便是灵枯无情而充满偶然的自然过程。在细致的了解到壮丽的山林,学习植物学和动物学后,作者又学习了地质学、矿物学和古生物学,这一切都是他在担任牧师,并逐渐走向“荒野”的过程中实现的。在不断接触大自然的过程中,他看到了曾经非常辽阔的自然界在人类的发展浪潮中走向灭亡。由于在自然界再次迷失,由于多种学科在作者的脑海中交汇碰撞,作者决定向大学哲学系提出申请,并在匹兹堡大学开始研修自然哲学。与科学哲学相比,自然哲学显得很不体面,在很多人眼中,非人类自然没有价值,只能作为一种资源,价值观只在观察者的眼里存在,并由评价者根据自己的意愿进行分配。罗尔斯顿开始提出自己的观点,如果能够按一种新的思维方式,用一种新的眼光看世界,我们就不再满足于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机械地操纵世界,而会对它怀有发自内心的爱。他说:“一个人如果对地球生命共同体——这个我们生活和行动于其中的、支持着我们生存的生命之源——没有一种关心的话,就不能称作一个真正爱智慧的哲学家。”这种整体主义的生态自然观让我们认识到,我们首要的错误是假设我们能够把某些要素从整体中抽取出来,并可能在分离的状态下认识它的真相,实际上,“在与它们密不可分的整体相分离的状态下发展起来的论述它们的概念将不能准确地反映它们在整体中的情形”。

    作为一种现代生态哲学观念,罗尔斯顿从自然共同体的高度为我们在人与自然之间建立和谐的关系提供了一种新的认识,这种认识在书籍写作的年代还是一种存在种种争议的理论,但现在已经被普遍接受和认可。那就是自然的内在价值与权利是否存在?如何证明价值与义务之间的必然的逻辑联系?这些问题都还是有待进一步论证的课题。有人这样评价当今关于生态哲学的各种观点:“它们的工作与其说是积累性的,毋宁说是创造性的;与其说是总结性的,毋宁说是展望性的。它们的主要功能是激发伦理语言的活力,是扩展我们的思维空间,是点燃道德想象力的火把;是提出问题,而非解决问题。”
    罗尔斯顿除了有全面和严谨的哲学研究外,还有对现实非常有指导意义的具体措施。书中专门有一个篇章名为“公正的商业环境”,其中就提到了三十条涉及商业环境伦理的基本原则。比如,利益相关者原则,也就是进行商业贸易时,对未参与交易的人所需要付出的代价也必须加以考虑;再比如阳光原则,即对不能对那些会受到公司行为重大影响的人保守公司秘密。一些企业因为担心竞争对手知道其经营状况,就隐瞒排污量等对环境有损害的商业资料,在罗尔斯顿的商业伦理原则中,都加以了规范,可以说是一份全面,具有实际操作性,而且十分有启发的商业伦理原则,很多原则成为了今天优秀企业通行的行为准则。
    这部书不仅是一本哲学读物外加实操手册,在第四篇中,作者笔锋转向文学和神学的境界,描绘出优美的意境。你能够感受出他的想象在更广阔的空间驰骋往复,当然,这得益于罗尔斯顿广博的学术背景。比如白头翁花的描述,通过考察宗教的、历史的文献,并对俗名进行词源学的分析,作者追溯古代语言,他发现了它与基督教的复活节和犹太教的逾越节的联系,这两个节日在各自的教义中分别代表了摆脱奴役、与死亡擦身而过,以及获得自由和开始新生活。白头翁花不畏严寒,在复活节前后率先绽放,其生命力的顽强,被一代代的人们从生物学、心理学乃至神学的意义上给予解读,赋予象征意义。这些联系并非不着边际的虚构,而是都有着文献学的充分依据。这样,从原本隶属于生物学范畴的现象中,他却收获了深刻的宗教感悟:“自然之道就是十字架之道。”
    除了以上关于自然哲学的探索,关于实操的启迪,优美的文学笔法和高超的思想境界,这本书在阅读的过程中也没有让人感到丝毫的枯燥,大量的举例还有现实意义。比如在谈及自然价值的时候,作者举出了蜗鲈(北美东部的一种淡水鱼)的故事。当田纳西造价达1.6亿美元的特里哥水坝工程正在修建中时,美国最高法庭要求其停工,为了挽救体长不过三英寸的蜗鲈。其后,濒危动物委员会也对工程加以制止。眼看着只建了一半的大坝似乎只能半途而废,当时的田纳西州长哀叹道:“这真可谓给世界上最小的鱼建造的世界上最大的纪念碑!”后来,国会通过议案让大坝的修建得以完成,蜗鲈的生态环境已被破坏,据说这种小鲈鱼已经被成功移殖到别处。如果没有移殖成功,那么特里哥大坝确实称得上世界最大的墓碑,蜗鲈也成为世界上首例一个物种有意毁灭另一个物种的事件。今天的中国,正面临着美国当年的情况,但愿在高速的建设发展中,作为人类的一员,我们不要为其他物种建立巨大的墓碑。

 
远洋地产出品 Copyright © 2008 Sino-Ocean Land Holdings Limited ICP:05051870
网站地图  |  版权信息  |  联系与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