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第43期 -> 时空纪事
谁是古斯塔夫•马勒
张王群  2011年8月

    6月11日北京中山音乐堂,在中国最有希望的指挥者杨洋的引领下,中国爱乐乐团为观众演绎了古斯塔夫•马勒《第九交响曲》。演出现场,中国爱乐迸发了其最高的艺术水准,呈现了这位作曲家最后一部自己完成的交响乐作品,当人们将这部作品和死亡联接起来的时候,我们依然能够听出除了死亡之外的种种情感,这是作曲家在对一生所做的小结。当第四乐章沉重伤感的弦乐齐奏完结后,马勒的一切都画上了圆满的休止。
    马勒成为了近年来国内音乐市场的明星,众多指挥大师们带领着他们的世界名团演奏着这位作曲家为数不多的作品。国内乐团也不甘寂寞,纷纷轮番上演马勒,这位以高难度闻名的交响作品。仅在今年,就有中国爱乐乐团多场系列演出纪念马勒逝世百年,而国家大剧院更集合了国内外资源上演全套马勒交响曲。而在10年前,中国交响乐团还纠结于是选择上演新曲目,带动乐团走上新的阶梯,还是迎合市场,制定演出计划。期间更有汤沐海愤然出走,直接导致了乐迷期待,汤沐海倾力希望的马勒系列演出泡汤。
    这仅仅是聚焦在这位作曲家身上的小矛盾罢了,在马勒在世的51年中,他的名气是作为指挥家存在的,而对于他的作品,同时代的音乐家和评论人表现出更多的不屑一顾。马勒对此轻蔑地说道:“我的时代终将到来。”
    乐坛的起伏,争论,似乎从来没有离开过这个人,古斯塔夫•马勒,究竟是谁?
    马勒的作品不多,仅有九部半交响曲,一些声乐作品,以及非常少量的室内乐作品,比如很多人通过电影《禁闭岛》知道的A小调钢琴四重奏。在这些为数不多的作品中,人们却可以找到从喜悦,癫狂,忧伤,到悲痛的所有情感寄托。他的作品一方面,极尽辉煌,结构庞大,写作冗长,织体复杂,对演奏要求极高的技巧,以至于马勒生活的时代,乐团大多无法胜任他的作品。马勒在世的后期,录音技术已经纯熟,但他却只给我们留下了一份钢琴弹奏的第五交响曲片段。另一方面,他的作品中又包含了过多的复杂情感,以至于需要通过众多尖锐刺耳的音色,抽动、痉挛的节奏,不和协音程与支离破碎的曲调传递最大化的悲伤、愤怒、不安的感受。
    伟大的作曲家贝多芬是站立于古典主义晚期和浪漫主义相交的时期,而马勒则是浪漫主义晚期的集大成者。贝多芬是古典主义的捍卫者,而马勒则坚守浪漫主义,坚持德奥艺术歌曲和交响曲的写作。在同时期的音乐家中,德彪西、理查•施特劳斯、斯克里亚宾等人是远超马勒的“前卫”。然而马勒的作品又不具备德奥传统作品统一、凝练、逻辑、连贯的特点,相反,充满了混杂、扭曲、散乱、断裂。他作品中的扭曲和病态,直接跨越了浪漫主义,影响到了现代主义音乐的发展。无论是后来的勋伯格、贝尔格、布里顿还是肖斯塔科维奇,都深受马勒作品的影响。
    马勒是出生在捷克波西米亚地区的犹太人,犹太人身份一直困扰着马勒,因为没有地方能够真正收容他。成年后长期住在维也纳,毕生都没有返回故乡那个偏僻而又风光秀美的小镇。这种复杂的乡愁,始终纠缠着他的一生。马勒的父亲是个小商人。由于家境贫寒,13个兄弟姐妹大多在儿时夭亡。因此,马勒很小便看到兄弟姐妹的棺材从家里开的小酒馆后门抬出去,而前厅依然唱歌喝酒热闹非凡。而后,马勒自己的女儿和他钟爱的妻子相继离他而去。马勒可谓一生坎坷,无法找到精神的原乡,强烈的孤独感始终伴随着他。这些个人经历也都融化在马勒的音乐作品中。
    在马勒十部交响乐作品中,每一部作品都包括了复杂的音乐动机,你很难归纳出每部作品的每个乐章分别在表达什么情感。例如,在第一交响曲中,听众大概可以理解第一乐章的自然景象、第二乐章的愉悦、第三乐章的压抑和沉闷,以及第四乐章的希望和光明,然而,事情如果真的这么简单,那么他就不是马勒了。第一交响曲是马勒所有作品中线索相对简单的作品,但在每个乐章中依然充满着混杂,温馨回忆的柔和曲调与极度地亢奋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一幅壮美和凌乱的音乐场面。第二交响曲《复活》,第一乐章中出现多个主题的主题群,而且结构复杂,所以呈示庞大。展开中除用以呈示的主题外,还加入别的新主题,再加以浓缩精简,两个主题变得隐晦。由上简单的描述可见,马勒交响乐作品的构思是多线交织的,我们唯一能清楚知道的是,他能够在表达某一情感的时候,以音乐的手段将情感表达到极限,无论是痛苦、悲伤、欢乐还是癫狂。虽然马勒生前并没有作为一名成功的作曲家被知晓,但他逝世后,经过门格尔贝克、瓦尔特、克伦佩勒尤其是美国指挥家伯恩斯坦等指挥家的大力挖掘和推广,马勒的作品逐步走入现代人的生活,人们感受到了作品中充满对自然的热爱,还有饱含各色情感的作曲家的复杂情感,而今天,到了阿巴多,他指挥棒下的马勒呈现出了不食人间烟火,清馨、超凡脱俗的一面。
    为什么马勒在逝世一百年的时候得到了比他生前高得多的评价,有人用“复活”形容。分析家们一边以技术的手段论证今天的演出水平超过了马勒生前的时代,让马勒这类复杂冗长的作品得以完善地演出,给予了马勒客观的基础;两次世界大战、冷战、核危险、环保主义等等的提出,也让人类在心理感受上可以理解马勒那种基于极度亢奋和极度悲伤之间的情感,以及那种濒临崩溃与面对死亡时的复杂情感。马勒的作品是面向未来的作品,尽管马勒已经被提到了相当的高度,但没有人知道今天马勒的“复活”是否已经是他自己所谓的未来,也没人知道明天马勒会受到什么样的对待。

 
远洋地产出品 Copyright © 2008 Sino-Ocean Land Holdings Limited ICP:05051870
网站地图  |  版权信息  |  联系与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