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往期回顾 -> 第31期
第31期
   常识与谬误是一对兄弟。在一些人眼中,有些事情乃是常识,而到了另一些人眼中,同样的事闻所未闻,说错做错也便难免,于是成了天大的谬误。
    认为季羡林是国学大家便是一种谬误,因为季先生一生主要的研究都围绕古语言开展,是研究不同文明文化交流的专家,而这些都与国学关联不大。
    比如季先生掌握古今多种语言,甚至精通早已失传的古语。1974年,吐火罗文的《弥勒会见记》残本在新疆地区被发掘,上世纪80年代初这部著作被送到季羡林手中,因为在中国,没有第二个人能把它翻译出来,并进而研究。1998年,季先生把对这本书的研究的成果集结成书名为《吐火罗文弥勒会见记译释》。季先生研究发现中国古代“弥勒”一词并非翻译自印度梵语,而是翻译自吐火罗文。这就勾勒出一条佛教东传的线索,中国的佛教最初并非直接来自印度,而是通过西域地区传入。而“弥勒”的概念又是从伊朗一带传入印度教,再由印度教引入佛教的。通过对词语的研究,谁能想到,我们今天信奉的大肚翩翩、光芒四射的弥勒佛,竟然和犹太、天主教所说的未来救世主弥塞亚是同源的。
[点击详情]
 

·远洋动态
·项目传真

 

·京房老大借“品质剑”稳打“江山”
·和居民一起改变身边环境

 

·持续开放这一年
·开幕式后这一年
·冠军这一年
·这一年,很快被遗忘
·北京交通这一年
·“鸟巢”这一年
·环保官员这一年
·后奥运时代的“中国经”

 

·疯狂的流动性
·过道里的两个人
·少即是多——密斯•凡•德•罗

 

·艾•科赫不是艾克卡
·和孔泽尔一起在北京“逍遥”
·迈克尔•杰克逊的种族逾越?
·天津印象
·向Keith Haring致敬
·自驾美国

 
远洋地产出品 Copyright © 2008 Sino-Ocean Land Holdings Limited ICP:05051870
网站地图  |  版权信息  |  联系与投稿